陈奇:二等乙级伤残创大病自救岐黄术奇迹

位置:首页 >> 军创楷模

陈奇:妙悟岐黄为苍生

陈奇3a    人物简介:陈奇,曾用名陈绪奇,二等乙级伤残军人。山东昌邑人。198411月入伍,先后在武警北京国旗支队和空军指挥学院以及济南军区空军某场站服役。198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90年底选改为士官。1998年转业回到家乡自主创业。在空军指挥学院服役期间执行任务时遭遇车祸,因颈椎骨折导致高位截瘫。伤残后师承名家,立下治病救人,做有功有德的事业的宏愿大誓,以超人的毅力历经20年苦学精研,依据中华数千年岐黄术健康养生文化,结合现代医学科学理论,开发创新出了陈奇岐黄术健身法陈奇岐黄术悬诊法陈奇岐黄术移位法等系列岐黄术健康养生防病治病方法。其中,用陈奇移位膏诱发免疫力治疗癌症的科研成果在20071111日召开的世界传统医学大会上获得铜奖。

生死营救,战友回他的命

        1990618日,陈奇乘车离京赴外地执行任务突遭车祸,颈部受重伤,陷入高度昏迷之中。救护车载着他一路急驰直奔空军总医院。

        为了避免因车辆颠簸使陈奇颈部再受伤害,陪护他的空军指挥学院营房处助理员李兆伟两膝跪在车上,双手平托着他受伤的颈部,连续行车4个多小时平稳不动。当看到陈奇被安全送进医院急救室时,李兆伟松了一口气,瘫在车上怎么也站不起来,被战友们抬下了车。

        检查结果:陈奇颈椎第一节滑脱,颈椎第二节骨折,必须立即手术!

    面对呼喊不醒的陈奇,营房处苗洪顺处长含泪代表陈奇的亲属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无影灯下,军医和护士们打响了向死神争夺陈奇的战斗;手术室外,眼含热泪的战友们在急切地等待着战斗胜利的消息。

        猛然间,不知是谁喊了声陈奇完了!手术室外的战友们抱头大哭。

        手术室内,军医和护士们面对心脏停跳、呼吸停止的陈奇毫不退宿,动用一切抢救手段向死神决战

        “陈奇活了!战友们相互拥抱欢呼。

       手术一连进行了7个多小时。主刀军医从陈奇胯部取骨接到了破碎的颈椎处,获得了巨大成功!

    喜不自禁的苗处长从家里拿来酒,从半夜一直喝到次日天亮。他用这种方式庆祝陈奇新生,为获得新生的陈奇祈福壮行!

高位截瘫,师从名家走上学医路

       手术虽然挽救了陈奇的性命,却没有改变高位截瘫的现实。出院后,陈奇回到空军指挥学院休养所继续进行康复治疗。

       像个木头人一样躺在病床上的陈奇度日如年,陷入了极度痛苦之中:难道一辈子就这样躺着度过吗?!

       闯过鬼门关的人最珍惜生命,失去健康的人最盼望健康,瘫痪在床的陈奇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能重新站起来。他暗暗立下誓言:只要能站起来,一定学习医术,走治病救人道路,解救受疾病困扰的人!

       有一天,一位退休老教授来到了陈奇床前。他仔细询问和查看了陈奇的病情,鼓励他勇敢同病魔作斗争。

陈奇与师父合影1       老教授名叫刘楚藩,是位具有传奇色彩的老军人。据说,他幼年时被南少林寺一位僧人收养,学习了佛学和岐黄之术,后来上了大学,毕业后投笔从戎学习飞行,又到空军指挥学院担任歼击机教授,在军事科研取得诸多成果。他退休后全力从事人体科学研究,把余热发挥到了极致。

        刘教授的出现,陈奇顿觉眼前一片光明。他向刘教授提出了拜师的请求并如愿以偿。

        从此,病室变成了他学习祖国传统医学文化的课堂!

        陈奇从刘教授的言传身教中,第一次听说了岐黄这个词语,知道了岐伯是中国远古时代最富声望的医学家,黄帝尊他为师,一起研究医学,于是才有中医学奠基之作《黄帝内经》流传后世。

        伴随着授业课程的进展,陈奇觉得宛如进入了一个琳琅满目的岐黄殿堂,正是在这座殿堂里,他逐渐了解了人体的五脏六腑十二经脉表里孔穴三部九候,逐步懂得了人体经学脉理,更重要的是,他掌握了运用岐黄术疏通自身经络、排除体内毒素的锻炼心法。

    从此,病床变成了他向瘫痪发起进攻的战场

        表面看来,躺在病床上的他平静如水,然而,他的周身躯体却涌动着翻江倒海的滔天巨浪。

        每天,他除了学习刘教授安排的课程外,就是运用岐黄术心法进行疏通经络和排毒的自我锻炼。他把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视为自己的作战士兵,一次次向他们发出战斗的呼喊,一次次组织他们发起战斗冲锋……

        这是战斗意志与病魔的搏斗,也是医学文化与病魔的较量!

       《黄帝内经》云:经脉者,所以决死生,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中医名言云:通则不痛,痛则不通。陈奇在依靠自身力量打通经络的战斗中,经常遇到因不通而产生的剧烈疼痛。有一次他的腰椎处剧痛了一天一夜,最厉害时痛得他昏了过去,醒来时见休养所的领导和医护人员围在自己的床前,商量要把他送到空军总医院救治。陈奇摇了摇头,谢绝了大家的好意,依然坚持在原地进行自我锻炼。因为他牢牢记住了师父的叮嘱:气冲病灶时疼痛难忍,必须坚持才能取得疗效。他咬紧牙关与疼痛抗争,一连坚持了十几天,终于打通了腰椎受损的经络,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星转斗移,刻苦攻关,陈奇的医学根基在一点一点地筑起;日复一日,艰苦锻炼,陈奇那沉睡的神经在一点一点地复苏……

        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他在瘫痪了半年之后,奇迹般地站立了起来!

伤残之身,练就悬诊高超本领

        重新站起来的陈奇亲身领略了古老传统医学文化的巨大魅力,更加坚定了学医救人的信念。他恳请师父传授悬诊之法。

        说起悬诊,人们很容易想起小说、戏剧和影视中展现的悬丝诊脉情形。在男女授受不亲的旧时代,御医给皇后和妃子看病不能直视和用手把诊,须用一根红线拴在她们的手腕上远远扯出诊脉。此种诊法流传了数千年至今争论不休褒贬不一。有人说是假的,有人说是真的。

        但是,陈奇的师父则另有一番见地:悬丝是假象,悬诊倒是真。

        刘教授启发陈奇:雷达靠天线发射和接受电磁波,你能把自己的手练成雷达天线,你就会悬诊了,前提条件就是把自己的身体练成零电阻超导体

       陈奇用心领悟师父的教诲,又开始了新的战斗

站桩1       要学会悬诊的技能,首先得从苦练马步站桩的基本功做起。马步站桩共22个动作,其中脚尖要内扣十度,双腿要屈膝下蹲,圆裆松腰挎、收腹提肛,还要含胸拔背、沉肩垂肘等等,这对于一个健康人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刚刚离开病床的伤残人却是一个很难逾越的巨大障碍。陈奇在离开病床之初连走路也不会了,一离开拐杖就站立不稳。为了练站立、练走路,陈奇不知摔过多少跤,才恢复到受伤前的状态。当他按照师父的指点做这些基本动作时,腰腿酸痛肿胀、大汗淋漓、时有眩晕等一个个困难接连向他袭来。面对这一个个拦路虎,陈奇毫不退缩,忍受着伤残躯体的巨大痛苦,咬紧牙关坚持、坚持、再坚持。终于,他从开始只能站桩几分钟延长到几十分钟、几小时,当度过疲劳期后,他竟能连续站桩七八个小时纹丝不动。

       后来,陈奇又练成了站桩扳指16摩丹田28搓丹田16压丹田24等一系列岐黄健身之术。

       常言道:有意练功,无意成功。陈奇在历经三个半月的刻苦训练之后,自感身体与精神状况已大为改善。一天偶然间,他把左手握成瓦状扫描自己身体各个部位,手掌对受伤部位和未受伤部位竟然产生了绝然不同的奇妙感觉!

       刘教授对陈奇说:你开始入门了,但要真正看准病还得结合手的感觉学会病理分析。

       于是,陈奇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学习训练阶段。

       陈奇会用手看病的消息越传越广,前来找他看病的人络绎不绝。有的满怀狐疑而来目的是证实一下真伪;有的到医院做了检查后找他看看是不是检查得跟医院一样;也有的在陈奇检查后又到医院核诊对照;更有许多到医院看不起病的贫民百姓满怀希望祈求陈奇救助。

       从开始学会悬诊至今,陈奇扫描过上万人,不管是什么人,不管是抱着何种动机而来,陈奇总是以一片真心和爱心为他们服务,依据自己悬诊判断,以善意的提醒和忠告向他们提供热情帮助。当时难以说准的,他总是经过慎重思考和研究后作出解释。在助人的同时,陈奇的悬诊本领也不断提高到新水平。

       有人请陈奇就悬诊CT检诊作比较,他说:悬诊是祖国沉淀的医学文化的结晶,已经流传了几千年;CT是现代科技的产物,问世只不过几十年。它有对癌症定位和测量精度高的优势,但它只会记录不会分析,对即将形成的癌症和扩散初期的癌症检测就不如悬诊灵敏,也不可能像人一样进行分析。此外,这些现代化的仪器购置费用和检查费用很高,贫民百姓用不起,而悬诊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简便易行而又可靠,没有什么花费,可以大大减轻病人的经济负担。

       一位曾长期在国防科工委科研战线上工作的、毕业于东京大学博士后的博士研究生导师对陈奇的悬诊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动用多种现代化仪器对陈奇的悬诊进行了严格的测试,得出的基本结论就是:陈奇悬诊时由手部发出并从人的身体反射回来又接收到的是一种人体物理能量,这种能量几乎人人都有,经过专门训练可以明显增强,并且能用仪器检测记录,而陈奇则是这种能量特别强大且又运用自如的人才。有关这次测试的报告正在撰写中,待成稿之日,将会以更准确的表述对悬诊提供更加科学的佐证。

名医古宅,精研奇药移位膏

       陈奇掌握了悬诊技能后,并没有因此而陶醉,而是又确定了新的奋斗目标:研究能治大病的妙方奇药!

       说到能治大病的妙方奇药,陈奇首先想到了黄元御,想到了他那能为乾隆皇帝治好肺部大病的挪位膏”……

       黄元御是清代名医,一代宗师,与陈奇同村。据《清史稿》记载,他30岁那年因庸医误治左目失明,从此弃文从医,发奋岐黄,著书13种,约200万字,终有大成。175011月(乾隆十五年),乾隆49岁时患恶疾大疮(肺癌),太医医治无效。黄元御经人推荐入宫为乾隆帝诊治,外敷挪位膏将大疮移到后背表皮而治愈。乾隆帝命他入太医院为御医,亲书御匾妙悟歧黄,悬于太医院门首。他晚年返乡行医,深受民众拥戴,至今当地民间仍流传着挪、挪、挪,翻江倒海挪大背(肿瘤)的谚语。

       促使陈奇下决心研究治大病妙方奇药的还有那耳闻目睹的严酷现实:癌症已成为当今危害人类的第一杀手,而且正以每年700万新患者的数量激增;而西医治疗癌症的方法除了开刀就是放疗化疗,大量癌症患者被不当疗法治死

        1998年,陈奇转业回到昌邑,他谢绝了政府在县城的安置,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黄家辛戈村遍访黄元御的后人。可惜的是,一代宗师黄元御的后人已不再从医,有的还被疾病所累。陈奇运用岐黄术为黄元御的数个后人治好了心脏等疾病,感动得他们向他献出了6册黄元御的药方,并腾出黄元御当年居住的宅院让陈奇从事医药研究。

       面对着黄元御故居堂屋悬挂的妙悟岐黄的匾额,陈奇发下了继承发扬祖国传统医学文化的宏誓。

    他把自己关在黄元御的故居,对黄元御等医学大师的著作一一精心研读,从中寻找挪位膏何以能内病外治

的答案,终于弄明白了《尚书说命篇上》关于若药不瞑眩,厥疾弗瘳的深刻内涵:大病指癌症,瞑眩是指痒、肿、浓、水、痛等病理反应;是指治疗癌症应外敷药膏,由内到外移出。当皮肤出现了痒、肿、浓、水、痛等现象,病情就好了。古人的智慧使陈奇心头豁然开朗:人体皮肤原来是排出癌毒的绿色通道!

    治疗癌症的大路子找到了,可是挪位膏的配方呢?陈奇把能找来的黄元御的药方逐一仔细研究,均未发现其踪迹。陈奇早在部队治病期间,他的妈妈曾向黄元御的后人跪求为儿子治病的药方,得到一包大约在民国时期配好的草药,但无论当时还是后来验证那并不是挪位膏

       陈奇在苦寻挪位膏药方无果之后转变了思路:采用笨办法对成百上千种中药的药性和功能逐个研究,然后逐步缩小范围,对具有消炎、排毒、止痛的中药重点研究。

       为了寻找一个科学合理的配方,陈奇废寝忘食、如痴如迷,就连晚上做梦也是在向黄元御宗师请教。

       为了验证配方的疗效,陈奇一次次在自己身上做实验,仔细体验用药全过程的感觉。

       为了检验配方是否有毒性,他用配方的中药饲养斑鸠,一旦发现斑鸠中毒死亡就解剖认证是吃了那种药材。他还把产生瞑眩反映流出来的脓水用蚂蚁和苍蝇做实验,此类小动物吸食了具有毒素的脓水即可死亡,相反却安然无恙。

       为了筹集科研资金,他把全家的积蓄全花光了,最困难时就连新爱的一对练功用的铜环也忍痛卖掉了。

       一次又一次调整配方,一次又一次舍身试验,历经5年艰苦卓绝的拼搏,陈奇运用古人的智慧,结合现代科学技术,终于研制成功了现代版陈奇移位膏

       陈奇研制成功移位膏的消息不胫而走,一位名叫侯元祥的教授得知后立即将他的这一研究成果用于临床。侯教授是治癌专家,创造了用中药治疗癌症的侯氏抗癌系列疗法。他引进陈奇移位膏用于临床后,从4岁男孩膀胱癌到年逾古稀老人的肺癌,先后治愈了30多例。后来,他将这一成果写成了《诱发免疫力治癌中药——移毒膏(TTS治疗)》在20071111日召开的国际医学大会上发表,被评为铜奖。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为便于翻译和让外国人看得懂,侯教授将移位膏称为移毒膏,实际就是陈奇移位膏

       侯教授在该文中揭示了该药膏的治疗原理:该药能够疏通经络,迅速扩张毛孔和汗腺周围的交感神经,兴奋神经中枢的发汗中枢和体温调节中枢,调动免疫系统集中在所移病灶处,提高被移病灶体温,从而放大汗腺导管,使移毒膏药物离子迅速直达病灶处,隔离包裹病因子,使肿瘤失去活跃能力,经过自身免疫力的自愈能力,提升病灶局部体温灭菌杀毒,将带有毒性的败毒水导向汗腺的分泌部,通过淋巴腺将病毒移向其它部位,再通过汗腺导管将病毒输出病灶,达到治愈的目的。”“当毒水移到皮肤时,会出现痒、肿、脓、水、微痛或脱皮,这都属于瞑眩反应,停药后会自行消失。

       侯教授还在移毒膏对癌症治疗的新突破的标题下写道:实验证实,移毒膏有效率高达98.7%,并疗效确切,治疗广谱,适用于各种癌症,且效果好,见效快,一般疼痛当天见效,直至逐渐减轻不痛;胸腹水当天大小便即可增加,23个疗程可基本排完;皮下肿块715天即可缩小,直至消失;内脏肿块23个疗程就会软化缩小,部分消失。可迅速控制病情发展,改善症状,减轻痛苦,5个疗程都可恢复健康。

医心赤诚,期望将科研成果奉献社会

       有关陈奇的岐黄术三大科研成果引起了越来与多的人的兴趣与重视。一位台湾商人在用陈奇移位膏治好自己的癌症之后,以年薪150万美元、赠送豪华别墅等优厚条件动员陈奇去台湾发展;一位大陆的亿万富翁在陈奇治好其夫人的脑瘤后,计划投巨资生产陈奇移位膏,并许愿让陈奇很快成为千万富翁;还有的经营商不惜以高额回报要取得陈奇移位膏的垄断经营权。

讲课a       面对着种种巨大诱惑,陈奇从未动心。他认为:自己在岐黄术方面取得的成果,虽然有自己的心血汗水,但从远处说是我们的老祖宗传给我们的,从近处说是我的恩师教给我的,它不应该成为我个人发家致富的工具,而是一笔应该奉献给社会的医学财富。这笔财富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它的价值在于究竟救助了多少民众,究竟为多少人的生命健康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千变万变,治病救人,做有功有德的事业的宗旨永远不能变!

       为了实现这一宗旨,陈奇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实践,而随着这种探索实践的不断深入,围绕推广普及岐黄术科研成果的期望也越发强烈:

       期望一:与社区医疗机构合作推广普及。陈奇认为,社区各类医疗机构处于为老百姓服务的第一线,最了解群众的疾苦,与他们联系最密切,但与大医院相比又明显存有医疗骨干缺少和高薪医疗设备不足的弱项,而有关岐黄术的三大成果,基层医护人员能够尽快学会运用,用好了可以明显提高自身的救治能力和水平,并且使群众不出社区即可直接受益。在这三大成果中,陈奇最看重的是岐黄术健身法,如果在社区普及了,大家会用它保健养生,就可以不得病或少得病,明显收到治未病的效果。

       期望二:实现大病家庭自救互救。陈奇认为,家庭是社会的细胞,细胞健康社会才能健康。然而,残酷的现实是,如果一个家庭中有一个人得了大病,这个家庭从此便不得安宁,辛辛苦苦赚了钱,一病回到解放前就是真实的写照。而有关岐黄术的三大成果,在家里就可学会,每个家庭培养出个会悬诊的不是难事,在家里用移位膏治大病也是切实可行的。在淄博某居民小区里,有位叫张红霞的女士,早年患了骨髓空洞症被医院拒收,之后她学佛悟道,又跟着陈奇学习岐黄健身术,竟奇迹般活下来。再后来,一个又一个身患绝症的姐妹前来向她取经,而她总是热情接待,安排在家中吃住,和她们一起进行康复锻炼和治疗,竟然使一个个陷入绝望的姐妹健康地走了出去。陈奇经常用这个事例说明这种家庭式的大病自救互救是个很好的模式,而岐黄术三大成果最适用于家庭式的自救互救。

       期望三:与复转战友联手创业。陈奇说,我是转业军人,我热爱军队,热爱现役的和已经退役的战友,我希望他们人人健康,家家幸福,事业有成。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们当兵的人也不例外。我希望复转战友能联起手来,共同从事治病救人这个有功有德的事业。陈奇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转业士官胡庆孝一年前因车祸高位截瘫,陈奇得知后立即和徒弟们投入救治,只一个月的时间,就使他能自己坐了起来。陈奇还与擅长整骨的自主择业战友刘吉祯院长联手会诊,待打通胡庆孝的经络后,再由刘院长接受进行整骨治疗,力争使胡庆孝早一天站起来。由此,陈奇感慨地说:军人的优势在于团体作战,联起手来干事创业定会事半功倍。

     (2009822日军创网头条)

 

 

 

 

 

 

 

 

   

首页】【关于我们】【管理团队】【合作发展】【免费注册】【联系我们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六里山路20号  邮编:250002 电话:0531-51661644  18660138095

客服QQ:595996983 E-mail:junchuangwang@126.com  法律顾问:花福洪

鲁ICP备10008729号